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bzewei的个人主页

画家昃伟

 
 
 

日志

 
 
关于我

昃伟,明朝衡恭王朱祜样(山东青州衡王府)皇室的后裔,(见百度:昃姓)。中国著名画家,国务院中国亚太经济合作中心国(宾)礼特供艺术家,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中国书画院院士,美国纽约文交所资深艺术顾问委员,现为广东佛山科技学院文学与艺术学院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与林风眠是对立派,儿子却……  

2008-10-01 13:35: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风眠是“中西融合”这一艺术理想的倡导者、开拓者和最重要的代表人物。他吸收了西方印象主义以后的现代绘画的营养,与中国传统水墨和境界相结合,并融入了个人的人生经历。是已经接近了“东西方和谐和精神融合的理想”的画家。他试图努力打破中西艺术界限,造就一种共通的艺术语言。他无愧于是一位富于创新意义的艺术大师,对许多后辈画家产生过极深远的影响。林风眠是整个20世纪中国美术界的精神领袖。

林风眠离开北京到了杭州国立艺专任教时,曾与潘天寿发生过一段有趣的故事……。

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期间,杭州国立艺专也从杭州迁到重庆。这期间,国画大师潘天寿完成了他重要的著作-----《中国美术史》的编撰。主张“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个人风格要有独创性”,“中国画要以特长取胜”。他的主张在中西融和的大趋势中显得非常特别,学术界称其为“距离说”,这种“距离说”从本质上说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留民族传统艺术的特色,所以由此而形成的绘画学派可以冠名为“特色派”,潘天寿先生是中国画“特色派”的带头人(方增先语)。

父亲与林风眠是对立派,儿子却…… - 画家昃伟 - zbzewei的个人主页

 

父亲与林风眠是对立派,儿子却…… - 画家昃伟 - zbzewei的个人主页

 

父亲与林风眠是对立派,儿子却…… - 画家昃伟 - zbzewei的个人主页

 

潘天寿著《中国美术史》的主张------“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个人风格要有独创性”把林风眠这位主张“中西融合”的大师气的吐血……,于是林风眠不堪忍受保守派的文斗,便离开了杭州去了上海。

而今,潘天寿的儿子,也就是今天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对林风眠的艺术主张,与父亲潘天寿却有不同的认识与评价,见潘公凯论林风眠:http://tieba.baidu.com/f?kz=479373197

 

19世纪末20世纪初,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激烈社会变革和中西之间的文化冲突,几乎触动了每一位敏感的知识分子的神经,他们共同关心的一个基本问题是:“中国向何处去?中国文化向何处去?”西方的冲击,改变了中国传统文化秩序,深刻地影响了中国艺术的发展。这势必引起人们对中国艺术的历史命运、生存策略和发展方向的论争。在这场争鸣中,有关中西艺术比较的问题自然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因为,人们期望在世界艺术的总体框架中找到发展中国新艺术的基点。

 

在这样一种历史情境下,“中西融合”的艺术理想应运而生,林风眠先生正是这一理想的重要倡导者和实践者。他不但力求创造与世界艺术潮流同步的、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艺术,而且要使之成为“促进社会美育”、“实现艺术社会化”的理想工具。林风眠为现代中国艺术教育作出了巨大贡献,在杭州创建了中国最早的高等艺术学府——国立艺术院。他大力贯彻蔡元培“以美育代宗教”的思想,锐意推进艺术运动,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蓄”的办学方针,不拘一格、广纳人才,组成了多画种、多风格、高水准的师资阵容,并注重发挥学生的个性,注重培养他们的人格操守及社会责任感在实践中建立了一套在当时最为完整、规范的美术教育体系。从旅法之时起,林风眠便开始思考如何实现民族艺术现代化的问题。

 

为此,他潜心研究了中西艺术的起源与本质,旨在梳理其各自的历史,从而认清中西艺术的异同,为融合中西艺术的实践奠定了必要的理论基础。回国后,他即以不懈的开拓精神, 大胆的艺术实验,与他的艺术同道们一起,为中国现代绘画开辟了一条将中国传统精神和西方现代观念、形式相融合并注重本体语言探索的崭新道路。无论是早期那富于浪漫主义色彩的巨幅油画,还是后期那些恬淡忧郁的彩墨画,都渗透着他对西方现代精神的出色理解和对中国民族文化几乎是本能的颖悟。在这条需要足够才华与勇气的道路上,林风眠不仅是先知先行者,而且以其深沉感伤的诗人气质和孤独高远的艺术境界成为后人难以企及的典范。

 

林风眠先生是他那个年代最关注时代性的画家之一。“创造时代艺术”既是历史赋予他的一项沉重的使命,同时也是他个人艺术思想中的一个核心命题。这种使命感促使林风眠努力在高雅艺术与民间艺术、本土艺术与西方艺术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正如他在1934年的《什么是我们的坦途?》一文中所说的那样:“从个人意志活动的趋向上,我们找到个性,从种族的意志力的趋向上,我们找到民族性;从全人类意志活动的趋向上,我们找到了时代性。”由于他强调艺的个性,注重艺术的民族性和时代性,林风眠对艺术中的因袭摹拟现象备感忧虑,而这种忧虑不仅是针对我国明清以降的四王末流,而且也针对西方泥古不化的古典主义流弊。因此,他眼观全局,把批评的锋芒指向了整个世界艺术史上的模仿陋习,而他的理想则是“创造世界新艺术”。

 

只有认识到林风眠的这种广阔胸怀,我们才能真正领悟他一生躬行不辍的学术目标——介绍西洋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中西艺术!创造时代艺术!这四句就是“林风眠之路”的路标。此后,不少蜚声中外的优秀艺术家,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席德进、赵春翔等都是沿着这条道路走出来的。如今,这条路已经越走越广阔,更为年轻、更有希望的一代正在崛起。(作者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